page contents

水调歌头·我饮不须劝

诗词古典 02-14 阅读:19 评论:0
我饮不须劝,正怕酒尊空。别离亦复何恨,此别恨匆匆。头上貂蝉贵客,花外麒麟高冢,人世竟谁雄。一笑出门去,千里落花风。 孙刘辈,能使我,不为公。余发种种如是,此事付渠侬。但觉平生湖海,除了醉吟风月,此外百无功。毫发皆帝力,更乞鉴湖东。,原序: 淳熙下酉,自江陵移帅隆兴,到官之三月被召,司马监、赵卿、王漕饯别②。司马赋《水调歌头》,席间次韵③。时王公明枢密薨,坐客终夕为兴门户之叹,故前章及之④。   【注释】   ①词作于淳熙五年(1178)春,时稼轩三十九岁,在江西隆兴安抚使任上。据词序,稼轩去年冬由江陵知府改调隆兴(今江西南昌市)知府兼江西安抚使。仅三月,又诏命入京。友人饯别,席间有作《水调歌头》者,稼轩次韵作此词。  词由频繁的调任和朝内门户之争而发。上片就饯宴切入,点出离别。随即一转,贵人黄土,人生如梦,大可一笑出门,坦然处之。下片借古讽今,抨击世俗,自明节操。“但觉”以下,实牢骚不平语。既难挽狂澜,不如归隐林泉。通篇貌似旷达,实则语含讥讽,悲愤无限。   ②司马监:司马倬字汉章,任江南东路提点刑狱(带监察性质),故称“监”或“太监”。赵卿:未详何人。王漕:字仲衡,时任江西转运副使(主管漕运),故称“漕”或“漕司”。   ③次韵:即步韵,按原唱韵脚和诗或词。   ④王公明:即,曾任枢密使。薨(hōng烘):古时称诸侯之死曰薨。唐以后二品以上官员之死,也可称“薨”。门户之叹:叹同僚之间,各立门户,相互攻讦。王炎生前与同僚多有不协,受人排挤,故众人有门户之叹。前章:指本词的上片。   ⑤“我饮”两句:写词人在饯宴上纵情豪饮。   ⑥“别离”两句:恨相聚太短,匆匆而别。即词序所称,在隆兴任上仅三月(旧制一般以三年为一任)。   ⑦“头上”三句:言官高爵显者也难免归于黄土,谁能称雄一世?按:指王炎而言,是对词序“门户之争”的一种否定。貂(diāo刁)蝉:即貂蝉冠。据《宋史·舆服志》,装饰极为华丽,惟三公大臣于国祀或大朝会时方冠戴。麒麟高冢:立着石麒麟的高大坟墓。《曲江》诗:“江上小堂巢翡翠,苑边高冢卧麒麟。”麒麟:传说中的一种仁兽。高冢(zhǒng肿):指贵人之墓。竟谁雄:究竟谁能称雄。   ⑧“一笑”两句:一笑赴任,正值暮春季节。《南陵别儿童入京》: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。”   ⑨“孙刘辈”三句:言此去宁可不作三公,决不媚事权贵。孙刘:三国时魏国的中书监刘放和中书令孙资。《三国志·辛毗传》称孙、刘当政,惟辛不从。他说:“吾之立身,自有本末,就与刘、孙不平,不过令吾不作三公而已,何危害之有焉。”辛词据此。公:即指三公。东汉时太尉、司徒、司空合称三公。后世以此为高官的代称。   ⑩“余发”两句:我已衰老,此事且凭他们。种种:头发短少稀疏貌。《左传·昭公三年》载,卢蒲嫳请求归隐,对齐侯说:“余发如此种种,余奚能为。”《长歌行》:“金印煌煌未入手,白发种种来无情。”此事:指相互排挤倾轧的门户之争。渠侬:他们,指当代的“孙刘辈”。   ⑾“但觉”三句:自谓平生漂泊,于醉吟风月外,竟百事无成。《秀州报本禅院乡僧文长老方丈》诗:“我除搜句百无功。”辛词据此。   ⑿“毫发”两句:一切来自帝力,我惟乞归山水。毫发皆帝力:《汉书·张耳陈馀传》载:张耳之子张敖嗣立,高祖过赵,对赵王不敬,赵相贯高欲杀高祖。张敖说不可,谓赵所以能复国,“秋毫皆帝力也”。鉴湖:一名镜湖。在今浙江绍兴县南。唐诗人晚年奉诏归隐于此。苏轼《次韵子由使契丹至涿州见寄四首》:“那知老病浑无用,欲向君王乞镜湖。 [url=http://www.blogms.com/stblogpagemain/efp_bloglogkan.aspx?cbloglog=1002134066]http://www.blogms.com/stblogpagemain/efp_bloglogkan.aspx?cbloglog=1002134066[/url]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

相关推荐